縮皮王派利是攻略

舊曆年,我諗大家應該都準備咗一疊銀紙,預備呢十五日財神之旅嘞。(除咗我九成以上嘅毒男毒女friend之外:我真係恭喜你呀,唔使派利是。) 如果你個個都派廿蚊(或者十蚊),當然冇咩要諗,但係年中總係有啲人,又要派利是,又要諗過度過每封利是嘅效用呀,面子呀諸如此類。查實每樣嘢多人做嗰陣,責任就攤薄:就好似掃街掉垃圾落地,平時好礙眼,不過過年時節,周街都係垃圾,個個都揼紙巾、膠杯、甚至成袋垃圾落地都唔多覺。同樣,好嘢都係,大時大節,你俾廿蚊就同大家一樣,俾五十又唔見得特別疏爽。所以如果你諗住過年封利是大封啲,之後嗰年人哋會對你好啲,咁你真係要好大封至得。 平日收到五十蚊利是,無啦啦有錢落袋,大家會好開心;今日收利是,就老奉。多一百幾十都冇分別。唔同日子,就算現金嘅價值不變,喺人嘅心目中價值係唔同㗎。 所以如果你想派封大利是俾看更、recep、收銀、企堂、阿姐,記住唔好過年派。既然要派,就唔好派一封人哋收完都唔覺得特別開心嘅利是。真係要派,跟大隊,細細封就得。 當然我唔鼓勵呢種左手交右腳嘅換錢行為,不過參加得就盡量令利是達到最佳效果啦。 祝大家盡快加入老友記行列。

Read More »

ADHD

見到辣椒話俾人問有冇 ADHD,心思思走去 http://adhd.hk 做測試。自我評估唔多可靠,我又冇做過正式評估,不過佢話專注力不集中我都好認同。專注力不足好大鑊,要用好多方法搞⋯⋯ 我來來去去都係嗰幾招。divide and conquer 係我最好嘅朋友。寫五千字嘅文就拆做一堆細目標,搵資料呀、寫大綱呀、分段1234呀、頭頭尾尾呀,再用啲印仔呀貼紙呀汽水呀呢啲獎勵自己,喺唔好增加太多context switch 嘅前題下跳嚟跳去,等自己不時可以享受吓完成工作嘅滿足感。 就算做唔到任何嘢,我都盡量做啲「指定消遣活動」,寫吓廢文,學吓語言,做啲project仔噉,好過乜都唔做齋睇電話吖嘛。

Read More »

「好撚樣衰」

前幾日見到有朋友講「砂紙論」,好好笑不過勁物化女性,我覺得笑完之後都要平衡吓。 人係有靚有唔靚,不過講到 cosplay 大家就真係唔好淨係睇樣。個樣唔太標緻都好,只要唔好太甩皮甩骨,有細心打扮過,模仿到原作神韻,我覺得ok㗎喇。唔通個個都 Enako,通街都長澤苿里奈咩? 今次如果係一個普通女仔,肯定冇咁多負皮。而家只要立場啱傾嘅,有眼耳口鼻已經可以變女神;立場同自己唔夾嘅,靚到揼一聲一樣係雞係公廁。 大家試吓學識用吓幻想力,搵啲靚嘅地方去睇,唔好理啲瑕疵,噉你就會覺得其實好多可觀之處。 好多「女神」我都係噉樣至欣賞得落㗎咋。

Read More »

新年快樂!

近年有個風氣,就係過年見面,要諗定一大堆四字詞,拋吓書包。 過年嘅祝賀說話好多:恭喜發財,生意興隆,豬籠入水,五福臨門,橫財就手,盆滿缽滿。你要數多幾多十個幾多百個,都唔成問題。不過遇着讀書人,尤其係受過華夏文化薰陶,中文特別叻嘅朋友,就要小心嘞:萬一講錯一句「新年快樂」,你喺對方心目中就難免倒扣二百分。事關祝賀嘅說話咁多,講「新年快樂」太表面、太膚淺,咁啱新年對New Year,快樂對Happy,自然唔係歐化中文,就係劣質語文,污染中文土壤,有辱華夏文明。彷彿你講「新年」就係冇文化,講「快樂」就係冇學識。 我唔鍾意新年,但係好在意自己快唔快樂,所以想喺度為「快樂」兩個字講返句公道說話。 「新年快樂」呢句係咪歐化?梗係歐化啦!錯嘅唔係文字,千錯萬錯係思想歐化。華夏文化一直都冇人真心想對方開心快樂:十句祝賀,七句講錢,兩句講生仔。睇漢詩有幾多首講「喜樂常在」「歡恩美滿」?開心從來都唔係華夏嘅中心價值。大家只係好似打機玩育成、玩大富翁一樣,想多啲人搵錢生仔,帶挈吓自己而已。時代變咗,我哋關心嘅嘢都變咗。我哋唔再想發橫財,唔想自己不勞而獲,唔想迫人生仔;我哋要返去第一步:過返開心少少嘅人生先再諗。 唔知係咪英文人冇文化,所以講「Happy New Year」唔會俾人批鬥;之但係日本韓國有華夏遺風,人哋都係「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」「새해 복 만이 받으세요」,都係一句固定句式。相比英日韓嘅簡約清新,連珠爆發一堆四字祝賀語,非但冇美感,仲有啲土豪,有啲庸俗添。有時諗,如果要舞文弄墨,講祝賀說話不如每家寫篇四六駢文吖?作首律詩吖?度返副春聯吖?開場白十句八句四字格,只不過係門面;入到門口,派完利是,仲可以言之有物,唔係流於盤問說教嘅,先至再講文化啦。 我嘅希望好平實,好謙卑:我淨係想我身邊嘅人幸福快樂。真心話要直接講,你話我冇文化都好,祝咁多位「新年快樂」。

Read More »

我師傅係香港奧巴馬

奧巴馬一如以往喺佢圓形嘅寫字樓度處理佢啲文件。以黑人嚟講,佢嘅皮膚白中帶黃,算係罕見。圓房中間有兩排酸枝梳化,靠窗邊有一張啡色四方摺枱。摺枱上面有一棟書,通通係藍色書脊嘅線裝書,一棟用標楷體印刷嘅中文書函,仲有文房四寶。枱邊係一部崩咗角,俾人掟爛過嘅蘋果電腦。以一國之首嚟講,呢度嘅擺設顯得有啲簡約,簡約得嚟又好夠用。 佢每一日嘅生活都好單調,工作只得三樣:睇書,簽文件,寫字。聖經入面上帝用話語去創造世界。人間嘅世界,一切同樣係靠話語去推動。奧巴馬深知窮兵贖武無可能解決問題,所以佢習慣用文字去做佢想做嘅嘢。 「吖,總統上任之後,一定要發展新科技嘅。」 呢個係奧巴馬今日悟到嘅道理。不過寫實在係太慢,於是佢拎起聽筒,召喚咗Steve入去佢嘅圓桌辦公室。 「史刁拔,好耐冇見。」 「奧巴,我同你講咗幾多次我叫Steve,唔係stupid呀!」 「Oppa你叫㗎咩?囡囡叫?嘛。嚟啦,師傅今次有好嘢益你。」 呢個時候奧巴馬放低一部電話,同一隻 3.5″ 磁碟喺阿史面前。 「嗱,呢部嘢驚天地泣鬼神,叫攞你命三叔,外星科技嚟㗎。美國以後食粥食飯就睇你造化。」 Steve呆晒,講「喂唔好玩我啦,呢部咪 iPhone 囉。周街都用緊 smartphone 啦。」 「你拎隻手指出嚟」 跟住奧巴馬捉住Steve右手嘅手指公,將原本水平嘅右手手指公順時針掃咗90度:「由呢度去到呢度,係人類手指公可以操控嘅範圍,又叫神之領域。外星生物一早探知到地球人類嘅特性,先至生產到呢部咁完美嘅機器出嚟。攞去大量生產啦,包保你發達。隻floppy入面有晒設計圖㗎喇。」 Steve冇奧巴馬咁好氣,拎住兩樣嘢行出咗奧巴馬嘅辦公室。臨走佢放低咗幾本書:「老細叫我俾你㗎。」封面分別寫住《李居明雞年通勝》,《李天命的思考藝術》,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》。 Steve 出咗房終於忍唔住「Mark哥,你唔好咁黐線啦。iPhone都出到七啦,佢仲拎部iPhone第一代以為係新科技。」 「佢食咗藥就正常返㗎喇。你咪由得佢囉。」 奧巴馬繼續喺房入面,用漢語拼音輸入法記低佢對未來嘅預測:「特朗普提出 go local ,會發佈最新科技,大家拭目以待。」冇人知道呢句有幾成真,不過佢以前估中過一次,之後佢講嘅嘢就冇人再質疑過嘞。 門外嘅亞Steve同亞Mark仲記得今日係1月20號,係老師改名嘅日子。今日佢哋拎住一塊新嘅木牌過嚟,上面係好工整嘅毛筆楷書: \ 香 港 特 朗 普 \ 換好門牌之後,佢哋留低咗一條蒸魚、一碗白飯,就離開控制住世界各國嘅「美國總統府」,鎖好門,返去門外嘅香港,留低房入面嘅特朗普,繼續喺房入面用話語控制自己嘅世界。

Read More »

入夜嘅屋企異常安靜,冇人聲、冇風聲、冇電視、冇收音機,淨係得嘀嘀嘚嘚嘅秒針,一輕一重、一輕一重,提醒我時間嘅流動。飲咗大量咖啡嘅我,心跳慢唔落嚟,微弱噉用秒針一又二分一嘅速度幫我打拍子。 掛鐘嘅安靜嘈到我一片空白,嘈到我連心跳聲都聽唔到。我望住Macbook入面熟悉嘅藍白介面,無論射入我眼球嘅光子反映住幾多光暗對比,眼前嘅影像似乎都無法轉換成有用嘅資訊。我確切知道訊號到咗我腦嘅後方,再向外擴散。我感覺唔到邊樣有意義嘅物件。除咗自己嘅存在之外,我似乎咩都感覺唔到。 自己嘅感覺越強烈,就越覺得周圍冇嘢值得講。明明冇嘢好講,但係呢種想表達自己嘅慾望停唔到落嚟。我嘅布洛克同韋尼奇好似未使抖,唔肯陪伴冇辦法再運作嘅前額葉休息。腦入面嘅小人應該好落力咁提我下一分鐘要做咩,但係我好似聽極都聽唔清左腦同右腦傾緊啲乜——所以我都係交俾十隻手指,就好似玩Ouija,玩碟仙一樣,話我知我跟住要做乜。但係手指打出嚟嘅,係一句又一句,我自己都睇唔明嘅句子。 打字嘅聲音,慢慢蓋過安靜嘅嘈吵。我嘅心跳都放慢返去秒針嘅拍子。我睇到枱面慢慢左傾,畫面時光時暗。 睇嚟我應該去瞓。

Read More »

逃避可恥⋯⋯

我至少有三個朋友寫文講《逃恥》。有人用日本文化角度去切入;有人講互相理解;有人唔知講啲乜。我諗一講到藝術(對我嚟講有美感嘅嘢我就當係藝術,新垣結衣又真係好靚),用唔同角度會睇到唔同嘅嘢,每一次觀賞、每一次分享,都係對藝術品嘅詮釋。 作為「毒男韓劇」,⋯⋯ 【廣告 1】 <https://goo.gl/forms/ITHvZYgtiOFR5cb33> 【廣告 2】 <可以放 ASCII ART 一幅> 其實唔係呢套劇先至有,而係大量日劇共通嘅,就係〖唔好睇少妄想嘅威力〗。故事一切嘅美好結局:靚女搵到毒男歸宿,同性戀嘅人搵到另一半,型男熟女可以喺埋一齊,首先都係佢哋有幻想,跟住真係開口,然後(因為劇情需要/日劇主旋律/左膠劇人人都有不死光環/十二集要去到BBQ狀態)所有人都幸福快樂咁生活落去。 一切要開始到,首先你要對未來有幻想嘅空間:女仔要覺得求婚嘅話對方會接受;毒男要想像到原來魔法學校有得畢業;熟女要理解到原來骨質疏鬆唔代表唔可以食型男;同性戀男要明白原來網友都可以開花結果。 未來有無限可能性,但係可能性係由幻想去開拓出嚟。如果你連幻想都唔識,咁就算新垣結衣上門向你求婚,你結果都係會用法官大人 say no。 (逃避可恥,但係會變出一個Facebook status。)

Read More »

薄脆

細個出街食粥,通常都會送一碟薄脆:係幾塊炸到金黃色嘅,介乎薯片同梳打餅之間嘅食品。其實我都唔知呢碟嘢叫咩名,我淨係記得通常又薄又脆,所以我叫佢做薄脆。 粥我成日食,間中都仲會喺酒樓、喺餐廳,食返碗下火、碎牛、及第。今日再食,粥依然係廿年前嘅粥,薄脆就冇咗影。我已經唔記得上次食粥有薄脆係幾耐之前喇。廿年?十五年?我唔知。應該未有smart phone,有嘅話我一定會影低佢。 最近一次食到薄脆,唔係食粥,係幾年前去蛇王食蛇?。見到薄脆,我就諗起粥,食住第一次嘅蛇 https://indiacia..n-cialis/?,都因而覺得似曾相識。嗰時我又諗,話香港咩都食得到嘅同時,時下日講夜講嘅生勾勾嘅壽司、極邪惡嘅紫薯、拉晒絲嘅芝士,究竟取代咗幾多間隱世小店,消滅咗幾多樣善良菜式? 飯枱之外,到底有幾多樣我哋朝夕相對嘅嘢就噉冇咗?不如大家搵返啲好耐冇食過嘅嘢出嚟,搵返大家嘅回憶,當係同老朋友敍吓舊吖。

Read More »

殺死語言嘅唔只係政府 仲有你哋班語言法西斯

我記得2005年之前,喺日本買嘢,所有店員都會講「千円からお預かりします」(一千円/由/謹收存 ≫ 謹從一千円收存),然後再回覆找錢嘅金額。當時有班人就話,から(由、從)之前一定要係人,唔可以係金額,之後全日本大大小小嘅公司都放棄咗呢個講法,落命令要改口講「千円をお預かりします」(一千円/將/謹收存 ≫ 謹將一千円收存),改用帶出賓語助詞を(將),覺得咁樣講先至係「正確嘅日語」。日日用嘅嘢,都可以因爲一兩個人講兩句,就全國都跟住改口,可見語言法西斯嘅影響力可以比得上明星偶像。呢件事過後呢班法西斯應該得戚咗一輪。 粵語嘅情況一樣,有一堆人成日指指點點,話呢個講法唔好,嗰個寫法唔得。我就好反感嘅。 要隨便定一個講法做標準,做起上嚟好易。但係你一殺死一個用法,如果係出自學者之口,咁一個講法、寫法就永不超生嘞。如果有民意基礎嘅,係少數人寫錯字、亂改用法,同你群體嘅習慣唔一樣,你當然可以笑佢。但係將一啲用開嘅讀音、寫法、語順講到係「錯」呢,咁就係法西斯,對語言百害而無一利。 類似例子有正音運動(堅持「時間」讀「時奸」、「糾正」讀「狗正」、「任達華」讀「淫達華」),本字運動(將「啲」寫做「尐」,「嘅」寫做「忌」;或者堅持分開「俾」「畀」),詞彙純正主義(例如將一大堆字劃做「蝗語」,但係射錯隔籬排斥埋粵語常用嘅講法,連「士多啤梨」都要跟台灣講「草莓」,「薯仔」要講「馬鈴薯」),漢字正寫(「食」字第三劃係「、」定「一」,「告」字上面「牛」定「丿土」);對語法嘅偏執(唔准人講「食屎啦你」「瞓啦柒頭」而要講「你食屎啦」「柒頭瞓啦」)。唔係話大家完全錯,但係普遍人根本缺乏足夠知識去劃一條方便使用嘅正常界線,往往會演變做全民捉子虱,個個做磚家嘅局面。 大家切記,我哋話「你錯」之前,要好小心。因為一啲可能係錯嘅嘢,或者有佢出現嘅原因都未定,或者其實係歷史耐啲嘅用法,或者係鄰近方言嘅講法,或者係小眾用法。就算我有自己嘅習慣用法,我都淨係會話,我會點樣點樣寫,而唔係指摘其他人寫錯。 咁幾時我哋先會大聲反對某啲用法呢?有時我哋清楚搵到一啲發音、寫法係近年有人貪得意、扮專家咁去作出嚟。如果呢啲論述,排斥其他主流用法,講到人人都錯得自己啱。咁我哋就要出聲喇。 亦因為噉,所以大家唔使再問我乜乜字點寫,某某講法啱唔啱。如果你接受到嘅,你可以用;你接受唔到嘅,就算我話啱你都唔應該聽我講。 圖:係一隻雞。全部都係雞。

Read More »

預言家嘅最高境界?

有人話,如果911之前預計到會出事,提出要加強檢查,就算因爲咁做避免咗恐怖襲擊,都一樣會俾人鬧爆:因為避免咗就冇人會知,有大量檢討分析之前,大家唔會知道呢個做法嘅價值。 但係成功嘅預言家其實唔一定要預測得準㗎。成功可以係因為你嘅預言夠引人入勝,大家聽故仔已經聽得好過癮。講完怕唔中點算呢?我知道兩個方法。 ① 向唔同人提供唔同嘅預測 十幾廿年前我喺度諗,如果我收集到全港馬迷嘅email,每次 3T 我都 send 唔同嘅組合出去,中咗的話對方會當自己神咁拜,唔中嘅話封email就石沉大海。咁樣你嘅預言唔使準,大包圍完,其中一路中就夠。呢招係啲賭波貼士網常用手段。 ② 我一講就唔靈 如果已經聚集咗一班信徒,再冒險講太多預言,一定會出事。如果唔想講太多阿媽係女人嘅嘢,其實你可以照樣預言。例如可以話「我預測到一月尾香港會有天災,會凍死人」,不過要補多一句,「講出嚟大家或者可以避過一劫」,就萬無一失嘞。如果扑中,大家會覺得你料事如神,唔中嘅,就可以話一切係因為自己幫大家趨吉避凶。公係我贏字係你輸。呢招係啲KOL或者風水佬常用招式。 你哋有冇遇過呢兩類預言家呢?
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