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講學語言

March 31, 2016 · #我都唔係特別想大家睇 #學極都唔識 我相信大家都會認同,學語言係大工程嚟嘅:唔係話我呢刻想學,三個鐘之後我就會識。由完全唔識,去到大家心目中嘅識(無論你條界線定得幾低都好),都應該有好大段距離。如果我將「學語言」呢件事畫成一個Flow Chart,大概係噉嘅樣,大家可唔可以將空白嘅部份填咗佢?   完全唔識->[          ]->流利   空白部份可以填嘅嘢好多,但係大家心目中呢個格仔其實並冇一條清晰嘅階梯。呢點睇一睇坊間嘅教材就明。常見情況係,初、中、高級各自有教材,但係無論係咩語言,級同級之間硬係會有一條鴻溝:初級嘅人睇幾多初級嘅教材,都係跳唔上去中級噉。即使係語言教育研究非常充份嘅語言(好似英文、日文),級同級中間都係一堆空白、問號、黑箱。   當你問及語言學習嘅經驗,好多人(包括經驗豐富嘅語文、語言教師)會講話,你要【讀寫聽講】,你要【下苦功】,你要【識個男朋友、女朋友】,你要【去當地生活】。對我嚟講,呢啲可能係其中一兩個步驟,但係似乎並冇太大嘅解釋能力。呢啲指示一係太虛:讀寫聽講,即係讀乜?寫乜?聽乜?講乜? 下苦功嘅具體行動係乜?一係就只不過係增加誘因嘅方法:識男女朋友、去當地生活只係增加咗使用嘅機會。   另一種觀點就係由學習者嘅個人特質出發,指出學語言嘅人要具備下列能力:   (1) 毅 力:堅持學習,唔會中途放棄 (2) 面 皮:夠膽同陌生人用新語言傾計,或者唔怕喺人面前講錯嘢 (3) 社交力:維繫朋友嘅社交能力 (4) 模仿力:語言模仿能力,聽到聲音可以用把口講返出嚟 (5) 計劃力:拆細工作、制定學習計劃嘅能力 (6) 原動力:有學語言嘅動力,知道用乜嘢去推動自己   由行動去睇,識伴侶同移居嘅成本都好高;由特質去睇,要有齊呢啲特質非常難:鍾意傾計嘅就未必坐得定,坐得定嘅就未必有好強嘅社交能力。   結論就係學語言嘅成本高、要求高,去到一個地埗係正常人根本完全唔值得去做。因此(社會亦都反映出)得少數本身有語言環境,有教育制度支援,或者焗住要用嘅人先至識。可惜除非你係英語國家嘅人,否則學識一兩隻外語幾乎係生活/搵食一定要有嘅技能嚟。對於 *一定要識多一隻語言先可以發揮所長嘅人* 嚟講,呢個狀態非常唔公平㗎!   ---*---*---   「循序漸進」、「由淺入深」呢啲口號,好多時都係呃你嘅。根本大家就冇中間嗰堆步驟,大家亦好少搵到程度喺中間嘅人:見親一係識一係唔識。喺噉嘅狀況,一個正常人根本冇可能識得點樣由起點,去到心目中嘅終點。大家需要嘅係詳盡啲,細緻啲嘅描述。即係由我而家呢一步,我會想知道向前行一步會有啲咩,而唔係連會唔會踩狗屎都唔知。噉就解釋咗點解幅圖展視出嚟嘅【空白】會令到學語言變得咁難:因為冇清晰路徑,學習者無所適從,所以先會有人俾出一堆難以實行嘅建議,同埋一堆用嚟解釋失敗嘅應有特質。   我體諒要喺咁惡劣嘅學習環境底下到達終點,本身真係就好難。少數成功嘅人,或者有一啲方法竅門,不過佢哋嘅經驗好多時唔等使。因為 ①成功得嘅人,本身通常有齊上面大多數特徵,就算講返條路出嚟,都唔係個個啱用;② 大家學識咗之後,好多時根本唔記得自己點解識,講返出嚟嘅經驗未必係準確描述;③ 每個人只可以憑自己經驗講返啲大原則,具體嘅嘢,因人而異,講咗出嚟,大多數人而言都係跟唔到嘅。   我絕對唔係要全盤否定過住嘅做法。一眾前輩所提出嘅原則,好多都係正確嘅,只不過係好似內功心法一樣,要有返啲悟性嘅人先至會跟到。我冇乜悟性,所以淨係得原則我都失敗咗無數次。我相信冇實際實行嘅方法,成件事係紙上談兵,但係如果要講實際做法,基本上學每一隻語言,唔同背景嘅人,學習方法根本完全唔同。所以我理解到點解網上啲polyglot咁鍾意講空泛大原則。因為噉先最多人有共鳴。不過失敗嘅經驗,令我體會到步驟同清晰指示有幾緊要,點樣可以幫到大家。我將會做呢樣嘢:首先我會解釋返呢啲大原則;跟住我會用各個背景嘅香港人、粵語人嘅角度去講點樣制定語言計劃;之後我會寫吓我學每個語言嘅心得:好多係失敗經驗、少數係成功例子;最後我會按語言講出實際嘅操作方法,即係我真係會講你聽,點樣、幾時做啲乜嘢。   當你遇到個健身教練,佢日日同你講,「喂練大隻啲先可以脫毒」,或者講「你要俾心機呀」呢啲,擺明就係水你嘅。真正嘅教練會話你知你有咩問題,要用乜嘢實際行動去改善。學語言方面,如果前人做嘅就好似教大家喺迷霧入面前進嘅技巧、策略;我要做嘅就係要教識大家呢啲技巧之餘,再幫大家撥開啲霧,等大家可以眼望前方噉慢慢到達各自心目中嘅終點。   ---*---*---   *內功心法篇* 以下係一啲簡單嘅方法,全部都係舊嘢。不過舊唔等於冇用。 ~睇住先。實際點運用,要等(唔知幾時先會出嘅)下篇。~ […]

Read More »

簽字承諾

March 15, 2016 · 是咁的。 教育/發展/輔導呢啲範疇係好實在嘅嘢:教師/社工/心理學家用唔同嘅方法去理解狀況、解決問題。我唔太鍾意講理論。理論講到天花龍鳳,做出嚟都唔知有冇用,而呢啲行業嘅朋友相信都有呢種覺悟,就係口講無謂,試完再講。大家其實都係做呢樣嘢:諗方法,試下得唔得,一樣唔得試下一樣。 當然,前題係「試」嘅嘢唔好太冒險,同埋大家肯試。 通常方法有好多,好少係個個都得嘅。例如「點名」係一個令大部份人持之以恒去返學嘅方法:但係一樣會有人走堂;做「語文評估」可以睇得出語言能力,但係一樣會有啲狀況評唔到出嚟,又會有人亂做;叫人寫「飲食日記」「開支記錄」,有啲人可以因而減到肥、慳到錢,亦都有啲人完全冇效。 有啲方法聽落係好戇鳩,有時有效,有時完全冇效。但係其中一啲方法(無論係評估法、教學法定係治療法),如果大家拎咗出嚟講,係會減低甚至失去效用。例如,假設大家知道「白紙黑字」記低嘅承諾,大家會傾向遵守,所以用「簽字承諾」呢種做法去輔助,本身係有啲用。但係假如有日,一個有頭有面嘅人公開恥笑呢個做法,噉呢個傾向就會抵消咗,會冇咁強。 如果呢件事發生咗,噉點算呢?當然仲有好多其他方法做嘢。但係而家就少咗一樣試過有效嘅方法噉解。 #鳩噏 #不過鳩唔晒㗎

Read More »

點解要粵語入文

March 11, 2016 · 呢幾日同幾個朋友傾粵語書寫問題,同文言文嘅定位。大家似乎都認為粵語要由文言去吸收養份,用文言文去建立「雅」嘅成份,避免粵語變得太「俗」。雅俗係話者慢慢建立嘅概念:口語可以用嘅地方多啲,自然會有多啲俗嘅講法。如果因為粵語【有】粗俗嘅講法,就排除粵語書寫,排除佢嘅語法語彙,係極端嘅做法。為追求「雅」而無視文字嘅實際用途,亦都有啲離地。 我嘅睇法係: ①粵語應該由各個語言度吸收養份,而漢文(文言文)、官話文,都可以係養份嘅來源,至於多少,可以斟酌 [1]; ②純粵語入文,本質上冇任何問題; ③用粵詞粵法,並唔係放棄口語同書面嘅分別,而係變返現代語言嘅常態:書寫體嘅文字同口語語法大致相同,而唔係寫其他人嘅口語。 今次淨係講一個實際用例--兒童書,去講點解某啲情況下,我哋應該用粵語嘅語法同詞彙。 我諗起呢本叫 We’re going on a bear hunt 嘅書。本書喺英文世界好出名,係講一家人去森林打獵捉熊人嘅故事。世界各國嘅小朋友,睇住英文版或者自己語言嘅譯本,父母可以唱或者讀出嚟,而小朋友會聽得明。好似英文版: We’re going on a bear hunt We’re going to catch a big one What a beautiful day We’re not scared 啲字可以唱出嚟,講出嚟,帶節奏,有感情,細路聽得明。 中文版呢? 「我們要去捉狗熊/要捉一隻大大的/天氣這麼好/沒甚麼好怕的」 講普通話/官話嘅人,一樣聽得明。但係講粵語嘅小朋友呢?讀落繞口,聽到耍手擰頭。 兒童文學用粵語寫,用小朋友識嘅詞,佢哋先至代入到,如果寫: 「我哋去捉熊人/要捉隻大隻嘅熊人/今日天氣咁好/唔會驚到震」 小朋友都聽得明,咁就好好多喇。 (唔准純粵語嘅,係咪「大隻嘅」要改做「大」?「咁好」太濫,要用「風和日麗」?「驚到震」太俗,要用「懼」?「熊人」用雙音節太長,要變「熊」?)[2] 文字唔係士大夫專利。小朋友寫低自己諗嘅嘢,都要用淺白文言嘅話,我覺得好悲哀。兒童書你都唔用全粵語,噉啲細路點算?唔通叫佢哋搵大人翻譯? 就算點樣主張文言文呢個傳統都好,為咗大家着想,都一定要有一套貼近日常生活嘅文字。你喺文章入面加入文言成份,係現代語吸收文言,今人係中心;用文言書寫,加入現代詞,本體係古代語言,中心係古人。兩個做法唔係對立,而係分工。守護傳統要上通前人,建立文化認同要學識古文,呢嘢現代語言唔夠。但係教識小朋友對世界好奇,要用小朋友睇得明聽得明嘅語言文字,呢一點單靠古人做唔到。留俾現代語言做啦。 [1] 粵語維基為咗追求「純粵」,刻意用少用嘅詞(例:用「架生」代「工具」),難免會令人覺得低俗,所以先要強調,唔可以刻意避開漢語共通詞。 [2] 文言文寫會係點呢?「是日狩獵/欲得巨熊/風和日麗/何懼之有」? (圖: Lost […]

Read More »

千祈唔好睇落去

March 8, 2016 · 呢個日本伊豆大島嘅三原山 。 1933年有一個女學生跳落火山口自殺,全國廣泛報道,之後引起自殺風潮。同年有129個人喺同一個山度,跳火山口自殺。(而對上一年,1932年全年,只係得7個。) 媒體嘅威力就係大到難以想像。每次有名人自殺,嗰期就會多咗人用同樣方式自殺;就算係一般人嘅自殺,似乎會堆埋一齊(歡迎大家做下time series,睇下自殺死亡嘅出現,day n 同 day n+1 有冇關係)。你話唔係模仿效應,我真係唔信。 如果唔想個數字增加,我諗第一步係唔好再數咩「今年有幾多個人自殺」喇。真係冇意義㗎。見到啲死亡數字係咁升,見到「哇,就快三位數喇」「到二十喇」「下一個係正方形數呀」「就快齊頭喎」噉樣,呢啲心理關口嚟,隨時唔知點解加速㗎。你見啲 yen 就上七算你都瘋狂入貨啦係咪先? 反正個環境咁灰,就算幾百萬人一齊學識關心人,都唔會解決到啲咩問題嘅。如果大家目標係「想少啲人死」,最簡單嘅方法應該係「唔好理」。 唔好理,唔代表唔好討論。傾嘢係OK㗎。有時傾一樣嘢,反而會令人用好多時間去諗點做,咁就未必會行動。你睇泛民成日講爭取民主,大家於是就停留喺講嘅層面,等大家幾十年都唔會落手落腳做嘢。同樣日本拍咁多AV,你睇下日本嘅強姦犯罪率,肯肯定低過歐洲啲回教難民。所以話呢,傾嘢真係拖延行動嘅最佳辦法嚟嘅。 有人自殺,原則係 #講還講唔好貼相 ,唔好討論實際例子。大家一見到「成功例子」就會跟住做。而家好多傳媒、網媒、KOL嘅處理手法,唔探討生命意義,唔講死亡,而係好似啲三姑六婆噉討論個別例子,有實例可以跟,搞到好多人覺得做到,點會唔想跟住做呢。唯一解釋係你哋一個二個都係 #傲嬌,口講話可惜,查實睇住一個二個學生自殺,不知幾high。 如果你真係好想理,覺得要用自殺者嘅故事去凸顯世態嘅荒謬,要鼓勵啲人死之前做啲有用嘅嘢之類;唔緊要,你係消費緊佢哋,不過死咗嘅人睇唔到嘅。反正都係消費,不如你整個自殺指數,開個盤口吖,記錄返上落,增加返個流通量,到時經紀有佣金、你哋又開心。諗諗佢。 英文參考: 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Suicide_methods#Volcano 日文參考: http://www.town.oshima.tokyo.jp/soshiki/seisaku/s2.html 圖片: Ippukucho (CC 3.0)

Read More »